吴茗柿

实际使用夏小时这个称呼,头像by草哥(黑历史就别问她了……)文手懒癌晚期/yys黑白荒天/APH/噬魂师/Undertale/BSD双黑/魔戒/塞尔达,Gacha搜索夏小时,新浪微博搜索夏小时_发条人偶,新浪博客请走→ http://blog.sina.cn/dpool/blog/u/1843963734
Tumblr搜索Summer likes her bed

奇怪的梦

一个很长的梦,细想起来是真的非常长了。

应该是分为“鬼”和人的世界。鬼大部分都排斥人,少部分友善。“我”的设定似乎是本来能看到鬼的孩子但是后来有人关了我的阴阳眼就不能自主看到了。
先是个小时候的部分,嗯其实我不太确定这是不是这个世界里的一部分,但是建筑风格现在想想真的挺像的姑且算在内(其实是我家小区后面部分的魔改),另外因为是梦所以不要在意逻辑方面的问题,我现在是正在以最快速度把还记得的梦的本体描述出来。
似乎是在一个由墙和房屋构成的建筑群中间的房子里,不知为何我要逃跑,仅仅拿了书和面包放进背包。所有的建筑物都很老旧了,看起来是上个世纪那种,都是江南风的白墙黑瓦。我趁一个被称为“老师”的人(是个...

拉个人
死亡爱丽丝公会
我们缺输出(因为会长打定了主意玩书!)

(除草)狗血剧一、二,含性转注意

狗血剧•一(膝髭♀)

by.夏小时

脑补着不知为何很想笑,所以随便写写,结果写着也笑了。最近没怎么看书,脑洞和词汇量严重不足,还请见谅。

(补: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就想起了恶之娘,暑假有音乐剧了呢,好期待啊)

»»»

下课铃一响膝丸就抓起书包冲出教室,而讲台上的教授连“下课”的“下”的第一个音都没有发出来。不为什么,只因为膝丸在上课时收到了一条短信,来自他亲爱的姐姐大人,内容是,有三个“看起来很高~很壮~好厉害~”的男生,邀请她一同去酒吧,“不用等我回家吃饭啦~”。
虽然短信内容看起来很普通但是膝丸深知凭姐姐的那个性格,那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男生!...

一个脑补

除草
国服审,有误请指出
有原创的我家审出现

以上

————————

火。
火。
到处都是赤红色,呼吸间尽是烟尘伴着不知何物的焦糊的恶臭,令人窒息。
又是这里。
又是这里。
要跑,要跑起来。身体本能地就动了,捂住口鼻猫下腰跌跌撞撞地跑起来。该是哪儿,该是哪个方向,对了是这里,快点,再快点,兰丸大人已经死了不能让“那位大人”再——!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明明知道的,那个结局。
身体却没有停下来,推开一扇又一扇门,最后冲了出去——

我,出来了?
怔怔地回过头,背后是已经半毁的庭院,美丽的樱花树同旁边的枫树一道染上了绚烂的红,草地也进入了生的深秋,火星点点飞舞。
糟了这是那个人引以为傲的庭院啊……不,不对,为什么?...

暗搓搓放两张鹤球
本来想试ray渲的果然电脑是带不起来啊……

缺粮
缺粮
缺粮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自作自受
口味太挑了啊
然后
不知不觉给自己立了很多规矩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很反感一些……做法
活该吧

【#三日一期#】合战【BE预警】

胡思乱想的纸壳箱:

这篇是真BE哦,真的哦


惯例预警,请仔细阅读:暗堕有,真·互相残杀有,刀剑死亡大量发生,BE,搞事,和平的本丸是什么那种东西不存在


这次也是和风间太太的联文,虽然是BE不过后面的BE是我来负责的所以风间太太仍然是亲妈没有问题【大拇指】


文后有内容史向捏他的注释,推荐对这部分不熟悉的各位另开个窗口直接对照阅读。


全文约2.2w,请合理安排阅读时间


↑以上OK?



确认OK??



可以继续下拉了



风间太太的部分......

【乙女向注意】

发癫写的审刀段子。审神者是自家私设。近侍你猜是谁。再说一次是乙女向。

不打tag了,自娱自乐。

**********

1月13日  风雪大作

和那个家伙吵架了。
其实只是很小的事,具体怎么吵起来的也不记得了,但是很气很气,他一声不吭地喝着茶,表情一如往常地难以捉摸。
然后就跑出来了。

夜晚积的雪到现在还是很厚,树林里更甚,踩下去没过小腿。跑出去很远才意识到仅穿着室内裙搭一件披肩,也没有换上厚实的靴子,可就这么回去反而很不好意思,就继续走,走着走着就消气了。
消气了,身体的温度也下来了。天再次阴下来,雪又开始下,风也乘兴吹起来
腿脚不知何时渐渐僵硬起来,于是转身想返回去,抬头却发现周...

誑語

九皋:

某太太曾po在twi上的一张图,既然是刀剑拟人,那试试把名字排五格看一下会怎样呢?结果非常有趣。



Teaball:


(七政之数)七政之数,精悍严谨,天赋之力,吉星照耀。  (吉)


→ 详细解释: 


刚毅果断、勇往直前,精力充足,排除万难。


诗曰:刚毅果断除万难,独立权威志气安,内外和好兼柔性,温和养德耀吉星。 


(旱苗逢雨)万物更新,调顺发达,恢弘泽世,繁荣富贵。  (大吉)


→ 详细解释: 


诗曰:挽回家...

撒伊:

「雪鶯」

现在是早晨太阳熹微最适宜于赶路的时间,透过青色的薄霭可以依稀辨别出不远处日本海狭长的海岸线。冬季的怒涛不绝于耳,高空灰蒙蒙的云端稀疏地抖落下星星点点的残雪。

鹤丸国永不着急睁开眼睛,他将披风裹了裹紧,又将头往兜帽里缩了缩。他伸手够了够旁边座位上的箱子,确认了它还是原封不动地搁在那里。这里虽然是无人的休息亭,可有些事情依旧马虎不得。

然后他才慢慢醒来。

面前那山还是那山,山上的葱郁和白雪,以及来时那条道,甚至阳光透过亭檐照射进来的角度仿佛都没有变过。目之所及一切正常。

只是他对面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少年呢?

 

也许是一个和自己一样路...

© 吴茗柿 | Powered by LOFTER